<em id="nnxpl"><ruby id="nnxpl"></ruby></em>

            首頁  >  新聞發布  >  評論 > 正文
            切實維護我國產業鏈供應鏈安全穩定

            文章來源:光明日報  發布時間:2022-08-23

            產業鏈供應鏈安全是助力國家產業高質量發展、保障實體經濟穩定運行、構建新發展格局的重要內容,也是國家經濟安全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共中央關于制定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第十四個五年規劃和二〇三五年遠景目標的建議》提出“加強國際產業安全合作,形成具有更強創新力、更高附加值、更安全可靠的產業鏈供應鏈”。2021年底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強調,2022年經濟工作要穩字當頭、穩中求進,繼續做好“六穩”“六保”工作,保障產業鏈供應鏈穩定。日前,習近平總書記在金磚國家工商論壇開幕式上的主旨演講中再次強調,要維護產業鏈供應鏈安全暢通。

            三個層面理解產業鏈供應鏈安全的內涵

            所謂產業鏈供應鏈安全,是指在全球產業分工中,一國產業鏈供應鏈在受到外部沖擊后仍能保持生產、分配、流通、消費各個環節暢通,維持產業鏈上下游各環節環環相扣,供應鏈前后端供給需求關聯耦合、動態平衡的狀態。

            在國家層面,產業鏈供應鏈安全意味著關鍵生產環節的自主可控。在深度全球化的今天,傳統國際分工模式使每個國家和地區都是生產網絡中的一個節點。維護自身產業鏈供應鏈安全,需要一國通過相應的制度和措施,掌握產業鏈關鍵環節或重點領域核心技術,獨立解決產品、技術等方面“卡脖子”問題,以有效防范產業鏈關鍵環節風險,在面臨外部產品、零部件或技術等斷供、斷鏈沖擊時,還能依靠國內穩定運行的產業鏈供應鏈或分散化的國際供應提供相應的產品和服務。

            在產業層面,產業鏈供應鏈安全意味著戰略支柱產業的核心競爭力。當前,各國對產業布局的爭奪日漸激烈,國際產業轉移本土化、多中心化和區域化發展趨勢明顯,競爭力差、技術更新慢的產業鏈易被鎖定在全球價值鏈低端環節。產業鏈供應鏈安全,需要一國通過產業鏈升級和產業超前布局,使產業鏈條逐步轉變為產業矩陣、產業網絡,才能避免對本國市場的技術封鎖和市場打壓,有效保障本國重點產業的持續發展,在面臨全球產業鏈供應鏈重構的挑戰時,能夠時刻維護自身的全球價值鏈分工地位。

            在企業層面,產業鏈供應鏈安全更強調核心企業的抗風險韌性。完善的產業鏈供應鏈通常由少量占據行業主導地位的龍頭企業和眾多圍繞在龍頭企業上下游、資產規模相對較小但在某些細分領域有較強實力的中小企業共同構成。產業鏈供應鏈安全,需要龍頭企業能夠發揮國際業務牽引作用,中小企業發揮國內部分重點節點保障作用,大中小核心企業能夠有效整合產業鏈上下游資源和要素實現融通發展、內外聯動。當一國產業面臨由經濟、政治變化引發的不確定風險時,產業鏈條中關鍵環節的企業應具備足夠的抵御和抗衡能力,利用韌性戰勝沖擊。

            當前產業鏈供應鏈面臨的主要安全挑戰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快速推進工業化進程,構建了全球最完備的工業體系,并掌握了部分高端行業和領域的關鍵技術,在傳統制造業、裝備制造業和原材料工業等領域具備全產業鏈優勢和較強國際競爭力。聯合國工業發展組織發布的2022年工業發展報告指出,與其他經濟體相比,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沖擊,我國預計產出損失水平更低,經濟復蘇能力更強。這說明我國已具備堅實的產業鏈基礎,但必須清醒認識到,我國產業鏈供應鏈安全仍面臨一些長期挑戰。

            首先,在逆全球化思潮影響下,貿易保護主義抬頭,西方一些國家針對關鍵技術和領域的打壓力度明顯加大,我國產業鏈供應鏈在許多領域依然面臨“卡脖子”“斷供”等威脅。

            其次,產業鏈供應鏈外遷風險增大。在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加速重構時期,我國經歷了由工業化向經濟服務化階段的過渡,國內一些地區產業鏈供應鏈外遷趨勢漸露端倪。與此同時,東南亞多國近年成為全球產業鏈供應鏈多中心化趨勢的載體,以美為代表的發達國家又相繼提出“再工業化”戰略和制造業回流計劃,這些都影響到我國產業鏈供應鏈的完整性和可控性。

            最后,我國產業鏈供應鏈尚存在部分領域核心基礎零部件、關鍵技術和設備、關鍵基礎材料嚴重依賴進口,質量技術基礎不完善、共性技術創新體系缺失等問題,造成我國對產業鏈供應鏈關鍵環節掌控力較弱,局部受阻或斷裂的風險較大。產業鏈供應鏈環環相扣,其安全單靠某個環節的強勢地位無法實現,但當前我國產業鏈供應鏈前后向關聯不夠緊密,上下游協同創新能力有待提升。這些問題若得不到有效解決,就難以從根本上保障產業鏈供應鏈安全。

            切實維護產業鏈供應鏈安全的思路與方向

            在錯綜復雜的國內外環境下,維護我國產業鏈供應鏈安全需要系統謀劃、統籌兼顧。

            一是以企業為主體,強化創新引領,促進點鏈協同。針對產業鏈供應鏈關鍵環節存在的“卡脖子”問題,應發揮我國制度優勢,破除企業自主創新能力提升的體制機制障礙,推動對項目、平臺、人才、資金的一體化配置運用,著力實施產業基礎能力攻關工程;支持龍頭企業做大做強,中小企業做專做精,充分發揮國有企業帶動作用,使其重點掌控產業鏈供應鏈中戰略意義強、技術含量高的關鍵環節,引導產業鏈供應鏈重點企業制定供應鏈風險預警和應對方案,提升其節點支撐能力;利用新一輪科技革命優勢強化主導產業上下游延伸、左右鏈配套,鞏固傳統產業鏈,塑造新興產業鏈,加強產業鏈供應鏈上下游企業的利益綁定和戰略合作,推動全鏈條協同創新。

            二是保持制造業占比基本穩定,最大限度避免產業鏈供應鏈外遷。保持制造業占比基本穩定,不是片面追求制造業規模增長,而是需要制造業提質增效,使其對整個國民經濟運行的創新效應、產業關聯效應和外匯儲備效應得以完全釋放。這需要為實體經濟發展營造更好環境,通過提前謀劃和戰略性布局,不斷提高高附加值行業占比,以制造業高端化、智能化和綠色化轉型提升制造業國際競爭力,實現全產業鏈供應鏈優化升級;立足國內大循環,優化區域產業鏈供應鏈布局,增強中西部地區產業承接能力,引導制造業由東部向中西部地區有序轉移,實現東中西部合理分工、協同聯動發展,保持我國產業鏈供應鏈相對完整;打造高質量營商環境和堅實產業基礎,更好利用我國超大規模市場優勢和內需潛力,抵抗產業鏈供應鏈高端“回流”和中低端“分流”壓力。

            三是務實推動國際產業鏈供應鏈國際合作,以高質量開放實現內外聯動。構建新發展格局可使國內市場和國際市場更好聯通,關鍵產品和服務的國際供應更為多元化,有利于增強我國產業鏈供應鏈自主可控能力。因此,應進一步深化區域合作,高質量共建“一帶一路”,推動RCEP區域合作的高質量實施,將其作為擺脫逆全球化趨勢的突破口以及中國致力于保障產業鏈安全的重要嘗試,積極參與全球產業鏈供應鏈治理;發揮內外資企業合力,構建互利共贏的產業鏈供應鏈合作機制,但為避免外商資本通過并購投資等方式控制我國產業鏈供應鏈關鍵環節,還需建立健全外商投資審查機制;建立與高水平開放相適配的產業鏈供應鏈安全數據庫、安全評價體系及預警機制,對突發事件做到提前預判、快速反應。

            【責任編輯:語謙】

            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

            打印

             

            關閉窗口

            歪歪免费性爱视频